常见的制作方法如强酸和金属

2020-01-25 23:01

事发后,当地警方和安监部门也赶到现场,警方确认李维民因自身意外而被炸身亡;安监部门正对这起事故进行调查。

昨天上午,当扬子晚报记者赶到现场时,发现事发虽已过12小时,但警戒线内依然狼藉一片,死者家门前的小河沟边,一只高压氢气罐斜插在水中;地面上一摊血迹清晰可见。死者名叫李维民,今年才32岁,家中还有一名嗷嗷待哺的婴儿,刚满100天。

据悉,国家相关法律规定,在公共场所禁止灌充、施放氢气球,严禁在各种场合灌充手持氢气球,儿童玩耍的气球里应充装氦气等惰性气体。

记者随后又询问了多名兜售气球的小贩,发现很多人都不太清楚自己每天所售的气球是“危险品”,一名小贩说,自己卖这种气球很多年了,每天销售出几十只,也没见过一个爆炸的;在探访中,只有一名卖气球的小贩知道气球中,应该充氦气,但他表示,那个成本太高了,而且氦气也不知道从哪里买,“用氦气不现实。”在记者探访的多名贩卖气球的小贩中,气球无一为氦气充制。

扬子晚报记者昨天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生产、配制这种氢气必须具备相关资质,非专业人员也不可进行操作。

南通虹桥二中化学教师吴云新告诉记者,氢气是一种常用气体,可生成的物质也比较多,常见的制作方法如强酸和金属,用于制作方法较简单,成本低,常被用于气球的充制。但简易、廉价的背后,却隐藏着极大的安全隐患,氢气易燃易爆性很强,当空气中含有4%至74.2%的氢气时,遇到明火,甚至火星和静电时,就会发生爆炸,当氧气与氢气按1:2比例混合时爆炸的威力最大,氢气球爆炸的威力主要与体积的大小有关,这就意味着氢气球越大,爆炸后产生的威力就越大。

住在离死者家不远的一名邻居告诉扬子晚报记者,26日晚上,他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异常响动,“声音很响”,他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9时20分。也同时听到了爆炸声的其他邻居很快出来,循声来到李维民家,当时的惨状让很多人不忍目睹,李维民倒在血泊中,当场身亡。

一名女士花了5元钱,从小贩手中购买了一只印有喜羊羊图案的气球,递给身边的男孩。记者上前询问她知不知道气球中所充的气体是什么,得到的回答是“不太清楚”,至于安全问题,她称“自己一直都给宝宝买这种气球,没遇到过什么危险啊!”

据悉,李维民平时以贩卖气球为生,经营这个行当已多年。为了节约成本,他都是在家中用土法自制氢气充气球,之前也没发生过什么意外。眼看春节就要到了,又到了气球销售的旺季,李维民比平时忙活了许多。事发当天晚上,他用氢氧化钠和铝自制氢气,但不久后发现气罐瓶温度突然升高。感觉要出事的他,就准备把气罐从家里拎出去,扔到门口的河沟中,没想到刚走到河边,气罐就爆炸了。

吴老师说,在街头,家长经常为孩子买一只氢气球牵在手里,殊不知,如果稍不注意,碰到火源、高温或者用力挤压都可能导致爆炸。“我从不给孩子在街头买这些氢气充制的气球。”吴老师告诉记者。

专业人士提醒,春节就要到了,很多市民喜欢购买氢气球布置在家中增添喜庆,或者逛街时随手给孩子买上一只氢气球玩耍,“一只氢气球,就等于一个‘危险品’,切不可掉以轻心,最好不要购买。”

但是,记者了解到,由于氦气是一种从空气中分离出的气体,非常稀有,而且成本很高,街头几乎看不到用氦气充制的气球。“使用氦气的话,每个气球的成本接近3元,而使用氢气的话,每个气球的成本只有0.25元,两者相差十倍以上,小贩为了挣得更高的利润,自然会选择便宜的氢气”,知情人这样告诉记者。

南通虹桥二中化学教师吴云新告诉记者,孩子们经常在街头买的氢气球,体积不大,一两个无所谓,但如果很多个氢气球聚集在一起,特别是在人流量大、不禁明火的公共场合,一旦发生爆炸,威力不可小觑,后果难以预料。

昨天下午,扬子晚报记者来到南通市人流量最大的南大街。春节临近,人流如织,卖气球的小商贩流动在人群中,头顶飘曳着许多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气球,尤为吸引孩子们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