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主任告诉记者

2020-02-05 20:59

对此,徐主任表示,市婚登(收养)中心希望能够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建立一支专门从事收养家庭评估的社工队伍,开展对收养家庭的收养前培训、调查评估和跟踪回访工作。第三方可以更为独立、完整运作。

相比不断增加的收养需求,目前市儿福院在院孤儿和弃婴残疾率96%以上,每年报送材料中仅有10人属于基本健康。“健康”,这项大多数申请家庭收养孩子的“必须条件”,也把大多数可供收养的孤残弃婴“拒之门外”。

收养意愿人决定收养子女的原因和目的;收养意愿人的工作经历、受教育情况、兴趣爱好及与父母、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婚姻家庭关系,夫妻双方是否和睦相处,是否有家庭责任感,是否有婚变史;有无(非)婚生子女,是否与收养意愿人同住;收养意愿人是否患有严重疾病,如传染性疾病和精神性疾病,是否有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是否有影响抚养孩子健康成长的不利因素;收养意愿人的经济收入、抚养孩子的经济能力情况;有无犯罪记录,收养意愿人是否有酗酒、吸毒、赌博、家庭暴力、虐待儿童等行为;收养意愿人目前居住的住宅条件,居住房屋的面积,被收养人的居住场所及环境。

在许多美剧中常出现这样的场景:申请收养孩子的父母需要“过关斩将”,经受社工的严格“拷问”、调查,收养后还会追踪考察,不定期地“突击家访”,确保为孩子找到最合适的家庭。

在收养制度还未健全成熟的中国,上海成为全国率先试点的城市之一,从2006年10月1日开始对收养申请人实施调查评估制度。记者了解到,在实施评估制度前,申请家庭只需到民政部填写表格,符合法定收养条件即可。而试点收养评估制度后,在上海收养小孩至少要在八个方面“达标”。

“这样的全面评估不能光听申请家庭一面之词,我们有两个具有社工资质的评估走访小组,会进行多部门核实和实地走访。 ”徐主任告诉记者,一些收养家庭为了成功收养不惜弄虚作假、伪造材料,评估制度就是要能够“火眼金睛”杜绝这样的投机家庭。

徐主任透露,尽管目前已经基本确定评估范围和内容,但尚未建立具体全面的评估指标体系,指标较为含糊。我国目前施行的《收养法》和《中国公民收养子女登记办法》对收养人的资格和条件缺乏具体规定,导致在实际过程中较难把握对收养人条件的审查尺度。比如哪些违法行为是坚决不可以办理收养的。

上海每年约新增200户家庭向市婚登(收养)中心提交申请:希望收养一个孩子。这一数字正在逐年攀升,且还不包括那些有收养需求却不符合基本收养条件的家庭。如何为孩子找到最合适的收养家庭?记者今天上午从市民政局婚管处获悉,作为全国最早开展收养评估工作的试点城市之一,上海今年有望制定并出台地方性的收养评估标准细则。

负责收养评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就碰到过一位收养申请人提交的《无犯罪记录证明》,核查显示他有过被行政拘留的记录,当事人称是因为酒后驾车被拘留,经过我们与相关警署的核实,结果发现是因为其嫖娼而被拘。 “对于这样的不诚信的人,我们肯定暂缓给他选配儿童”。

市民政局婚管处处长陈占彪也向记者证实,上海今年年内有望制定、出台收养评估细则,并进行专家论证,对各项条件所占比重进行量化,从而建立一套更为科学、完善的收养评估体系。(记者 陈珍妮)

记者在实地走访市婚登 (收养)中心时获悉,目前上海提交收养申请并还在等待中的家庭约有1000多户。据统计,每年约新增200户家庭加入等待收养的“长龙”中。

记者在采访一些收养方面的专家时,不少专家都提出,以前大部分家庭收养孩子的动机,一是传宗接代,二是养儿防老,但如今随着物质生活提高,我们的收养理念能否转变为提供给残疾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对于沪上有条件的家庭,尝试去接纳那些有轻度残疾的孩子,成为他们的“守护神”。

事实上,在许多西方国家,父母并不介意收养残疾或有先天性病的儿童,这也是为何许多中国孤残儿童漂洋过海找了 “洋爸妈”。徐主任透露,面对“求大于供”的现实困境,部分沪上家庭也正在逐渐改变收养观念。就在去年成功被收养的24个儿童中,有8例是患先天性疾病治疗后状况稳定或有轻微残疾的儿童找到了愿意接受他们的“守护神”。

一些家庭甚至指定收养的孩子必须什么星座、属相,列入“候选家庭”后还请人算跟孩子的八字合不合。对于这样的“苛刻条件”,工作人员坦言“配对希望渺茫”。

据了解,“2岁以下健康女婴”是目前沪上最炙手可热的收养对象。由此,收养领域出现了一个全国普遍性的困境:想收养的家庭,找不到孩子,求收养的孩子,没人肯收养。与此同时,收养家庭的等待期越来越长。徐主任告诉记者,从提交申请到成为“候选家庭”时间不等,往往看该家庭设定的收养条件。但如果要求必须是健康婴儿,等待期可能长达三四年甚至更久。

上海市婚姻(收养)登记中心主任徐英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指出,一方面是申请收养家庭出现“排长龙”,另一方面仍有许多孤残弃婴无人问津,传统的收养理念让“求”与“供”难以匹配。徐英呼吁:在完善健全收养制度的同时,也希望更多沪上家庭能够改变收养理念,成为孤残弃婴的“守护神”。

记者了解到,目前上海收养孩子的基本流程从提交申请后,民政部门将首先对该家庭进行初步筛选,一般1名儿童选配3个候选家庭。确定候选家庭后,通过电话再次确认他们的收养意愿和基本情况,并告知拟配儿童的大致情况。

徐主任透露,试点六年半的收养评估机制,今年将进行细化,包括评估模式、指标体系、监督机制和保障机制等。

此外,一个年收入10万元但非常有爱心、责任心的家庭,和一个年收入100万元但相对而言在爱心方面弱于前者的家庭,哪个更适合收养孩子?

实际上,过去只有不能生养的家庭才会去收养儿童的传统观念,也让不少国内家庭背负了很大的社会压力,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收养的,他们更愿意把收养的儿童当做亲生的。虽然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思想观念更加开放,但在这一问题上中国人传统上对收养儿童的羞耻感还没有彻底改变。这也导致了许多家庭收养孩子后希望隐姓埋名或直接脱离原来的居住环境。

徐主任透露,目前碰到一些家庭,收养成功后孩子身体出现状况或孩子学习成绩不好,就执意要求退还孩子。“按照法律规定,收养子女一旦办好收养手续,就如同亲身子女一样,不能退回。”徐主任呼吁,“希望收养家庭在收养前一定要慎重考虑,对孩子未来不离不弃,否则对孩子会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 ”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碰到许多沪上收养案例中,“由于害怕孩子以后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或者担心邻里周围的议论,成功收养后就赶紧把孩子户口从儿福院迁出,先迁到自己家,然后全家转到另一套房子,通过搬家远离原来的生活圈,这让原本人手就不足的评估小组在人力上很难进行跟踪回访。

在整个过程中,一个月的试养期尤为重要。工作人员透露,收养家庭很可能排队三年才等到自己被列入“候选家庭”,但30天的真正试养,却是最真实的考验,一些家庭会出现临阵退缩,有些对孩子期望过高没有达到预期,或感觉责任太重不想收养等各种状况。

在核实中,个别家庭会谎报、夸大自己的经济条件,更有人称自己“住别墅豪宅”,但评估小组经过实地考察后,发现住房面积仅20多平方米,从居委会了解到还是“低保户”,且与邻里关系不融洽。 “从2006年试点开展收养评估工作至今,共对约180个国内申请家庭进行收养评估,其中符合收养条件的家庭占95%。”徐主任表示,“评估成效很明显,这为我们今年制定收养评估细则打下基础。 ”

一旦表示愿意接受家庭评估的,必须提交所需材料,然后由民政部门进行材料初审;收养评估员展开实地考察,出具家庭评估报告,报婚登(收养)中心负责人审核,符合收养条件的进行正式配对,并约见收养人,如果不符合收养条件终止配对;如果收养人对拟配儿童情况比较满意,则进入为期一个月的试养阶段。试养融合成功的,即可申请办理正式的收养登记手续;如果融合失败,则将儿童退回儿福院,作出决定是否要继续等待下一次机会或撤销收养申请。